葛亮七年磨一剑 长篇小说《北鸢》亮相郑州

【查看原图】

人民网郑州11月6日电(宋芳鑫)11月6日下午,“此情可待成追忆——葛亮《北鸢》新书分享会”在郑州松社书店举行。作家葛亮与小说家乔叶就小说中的“民国书写”展开了深入对谈。

新作《北鸢》是葛亮书写近代历史、家国兴衰的 “南北书”之“北篇”,历时七年,是继上一部《朱雀》之后的最新长篇小说。

这是一部以葛亮的家族成员为原型创作的作品。葛亮的外公,亦即《北鸢》主人公卢文笙的原型,其姨父褚玉璞(《北鸢》中名为石玉璞),上世纪二十年代曾任直隶省长兼军务督办。地处天津东北的督办衙门府邸,也是文笙幼时的成长之所。禇玉璞作为民国初年颇富声名的直系将领,鼎盛期与张学良、张宗昌并称奉鲁直三英,因其在民间的争议,也曾屡屡为人所书。葛亮在《北鸢》中,再次对这一人物进行了着力书写,并落墨于北伐大幕之下军阀阶层的没落境遇。在书中,葛亮工笔勾勒了政客、军阀、寓公、文人、商人、伶人等上百位经典民国人物,小说内容涉猎大至政经地理、城郭样貌,精至烹调、书画、服饰、曲艺,包罗万象,不啻为一幅“民国清明上河图”。

该书起笔于民国商贾世家子弟卢文笙的成长,收束于上世纪中叶。将波诡云谲的民国动荡史寄予两个家族的命运沉浮,书写了中国最为丰盛起伏的断代。言及对角色的塑造,葛亮说,我从家庭内部的角度表达,并非单纯因为人物原型与我本人的亲缘关系,而是,我觉得在家庭这个位置,更能够准确地将之还原为“人”,而非所谓历史人物。历史太复杂,我们看过太多的大叙事。但我希望能从大的格局感之下去观照入微。纵横捭阖是一种写法,一叶知秋也是一种写法。但归根结底,这种历史元素在日常精微之处的积累,是很动人的。旧时风物,水滴石穿,久了,必然对历史有造就之功。

葛亮在小说自序里写道:“小说题为《北鸢》,出自曹沾《废艺斋集稿》中《南鹞北鸢考工志》一册。”“鸢”即风筝,葛亮全书以“鸢”作喻,犹如命运引线。风筝虽随势而动,但在风起云涌、动乱兴衰的民国年代,却还总有“一线”牵引,亦不会丧失其主心骨,时代浮沉、人世跌宕,却不会偏离航线,这就是做人的本分。

【1】【2】
来源:人民网-河南频道  2016年11月06日17:36
分享到:
(责编:宋芳鑫、辛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