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一90后小伙偏爱在悬崖上“跳舞”

【查看原图】

工作中的张磊(王占军 摄)

27岁的张磊没想到,自己竟有胆量吊在百米高的悬崖上与松动的石头打交道。从今年春天到9月初,这事他干了十五六次,为山下的火车“排雷”。

 

张磊是一名“捅山工”。太原到焦作的铁路,从晋城到月山间全是沿山修建。悬崖峭壁上的石头在常年风吹雨淋中风化,像一颗颗“浮雷”随时威胁下方的火车。

 

郑州铁路局月山工务段桥隧车间其中一项工作就是“扫雷”。每年的春秋两季和汛期,张磊和同事就会爬上悬崖,检查岩石,发现松动的石头,便用一根小撬棍捅下去。

 

“刚开始感觉又好奇、又刺激,脚蹬着峭壁岩石一步步往下摸,摸到半空时就开始紧张了,抓着绳子不敢动,腿都软了。”

 

说起今年3月份第一次爬上悬崖捅山,张磊的感觉就是害怕。过了半小时自己才稳住神,活动活动手脚,完成工作。

 

事实上,“捅山”并非易事。

 

桥隧车间主任赵云多年从事捅山作业。大山没有路,每次捅山作业,他们都要扛着沉重的绳索和钢钎,用镰刀斧头开出一条上山的路。“松动的岩石不会在一个地方等着我们,每次都要重新开路。”

 

赵云说,捅山是一项非常危险又考验体力和耐力的活。时间上,需要在火车停运的两个小时“天窗”点内进行。途中不仅不能换人,而且还要防止被头顶上掉下的石头砸伤。脚下稍不留神,踩脱岩石,人会猛地悬空。

 

“虽然知道上面有十几个工友拉着安全绳不会有事,但还是会吓出一身汗。” 张磊说。

 

2012年6月,张磊从部队退伍后,到了月山工务段从事钢轨探伤工作。2016年8月,他却转行到了桥隧车间,工作地点也换到了空中。

 

放着轻松的“探伤工”不干,却要干既危险又累的“捅山工”,而且张磊的父亲就是一个老捅山工,工友们想不明白,他为了啥?

 

“我从小就对铁路有特殊情怀,我爸干了36年捅山工,打小就听他讲捅山故事,觉得挺刺激,也很崇拜。他常说,捅山总要有人干。”

 

月山桥隧车间负责捅山的班组共12人,50岁以上的有8人,对既需体力又要耐力的捅山工作已有点力不从心。加入队伍后,张磊成了年龄最小的一个。

 

张磊是家中独生子。首次“捅山”那天,车间有意安排他父亲干其他工作。“他爸那天要是在现场,看到悬在峭壁上的儿子,不知道会有多心疼。”赵云说。

 

得知张磊开始捅山时,父亲张彦军只是淡淡说了一句:“我都干了几十年了,没有什么可怕的,山上有那多人在保护,锻炼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

“再过一个多月,等山上的树叶都枯了,我们就要开始秋季的集中捅山作业。”张磊说,“因为汛期雨水冲刷,山上还会有岩石松动,威胁火车安全。”

 

月山工务段每年要组织30多次集中捅山作业,检查100多个山头。整个月山段有100多名像张磊一样的捅山工。张磊很自豪,在悬崖峭壁上工作虽然很累很危险,但把威胁火车安全的石头清理了,很有成就感。他说,自己已爱上了在悬崖上“跳舞”。(徐驰)

【1】【2】【3】
来源:人民网-河南频道  2017年09月11日11:24
分享到:
(责编:黄莎、石国庆)
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关注河南频道微信平台